文 | 佳睿 5月,是什么日子? 初夏光暖,万物复苏。 这是一个本身与“苦痛”沾不上边的季节。 13年前的5月12日,本该与今日无异。 在那片沃土上,在那个宁静秀美的小镇里;炊烟袅袅,孩童嬉笑,数万生灵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都顺着时间的车轮慢慢地行进。 然而,就在那天下午,一场8.0级的地震撬开了川蜀大地; 汶川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无数生命灰飞烟灭 当时的中国,正在紧锣密鼓筹备奥运会,被这场灾难打得措手不及。 在专业救援人员到达现场之前,当地人民在现场救援;老师和家长在完全倒塌的小学教学楼废墟处挖人,双手刨得直淌血,抬出一具又一具尸体 太快了! 一切来得太快了。 昔日的彩色山坳,明日的彩色理想,在逐渐扩大的瞳孔中,变成了黑灰色。 “汶川发生大地震了?!” 网络时代,通讯便捷,这个消息很快震撼了全中国; 源源不断涌入汶川的救援队、志愿者和媒体,目睹了灾区的惨状,无法缓解; 有的人因此患上了抑郁症,选择了自杀 他们知道:不管奋力救出多少生命,废墟下还是有很多人,连痛苦嚎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很可能永远见不到一丝阳光了。 这就是自然灾难冷酷无情的本质。 2008年5.12汶川地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大的一次地震,震级与唐山大地震等级持平; 在这场灾难中,近7万人丧命,37万人受伤,1万多人失踪。 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凝聚成了时代的泪珠。 直至今日,这场地震带来的悲痛,还在这片土地的上方盘旋。 没人能够遗忘。 很多人对地震发生后的救援印象深刻; 那地动山摇的一瞬间,呼之欲出的求生欲,道德伦理,同理心,人性 在每个人的心头搅作一团。 很多事情本身是矛盾的,却偏偏被急速地推向了一起。 即将在全国上映的汶川地震写实电影 ——《一百零八》,就抓住了这样一个小视角。 汶川地震发生后,房屋建筑倒的倒,塌的塌,避难的人群惶恐未定,逃到街上;条条巷巷水泄不通。 当地妇幼保健医院,断水断电,设施遭破坏,情况岌岌可危,待产的孕妇身体虚弱,无法停留,须另寻安全去处。 一些产妇只得在大街上支起帐篷,但风雨肆虐,一片萧条动荡,卫生条件很差,不适宜久留。 这时,四川什邡市的一座罗汉寺里,主持素全法师在做心理斗争:一方面,寺庙环境私密安全,孕妇可以生产; 但另一方面,这是佛门净地,忌讳血光,不近女色 产妇这一进来,清规戒律是要全破了。 罗汉寺 危急时刻,每犹豫一秒钟,可能就有一位产妇和婴儿的生命受到威胁。 于是,素全法师很快决定:打开寺庙大门,让三十多位妇幼医院的大夫和产妇们进来。 妇幼医院在联系寺庙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僧侣们不肯接受,他们就“跪下来求他们”。 没想到,寺庙不仅爽快答应,提供了场地,素全法师还召集所有和尚,一起把不漏雨的屋子整理了一下,用作产房;把禅凳拼到一起,当作床; 产妇剖腹产,需要补充营养,就允许他们在寺庙里杀鸡做饭 僧人们协助妇幼医院安置产妇 寺庙内安置的不同救灾区域 不食人间烟火的千年古寺,恍然间塞满了婴儿破涕大哭声和炊烟袅袅的肉香; 很多僧人们不习惯,差点吐了 素全法师辅助难民在寺庙内做饭 为了孕妇的安康,素全法师把给菩萨遮雨的棚也腾了出来; 居示看到后,忍不住问:“您连菩萨也不管了吗?” 法师淡淡地回应:“先救孕妇要紧。见死不救,才是出家人最大的忌讳,其余的都不算忌讳。” 他召集了寺庙内的僧人,告诉他们:“佛无定法,众生的苦难就是我们的苦难。” 素全法师还立下了临时的三条规定: 1,无条件地接收所有难民,包括待产孕妇; 2,无条件地为保健院提供用品; 3,无条件地提供灾民的衣食。 涌进寺庙的人数从30来人,涨到200多人,600多人,1000多人; 直至2600多人! 一个小小的寺庙,成为了一个热闹的社区;多家妇幼保健医院(新宝6注册地址)的孕产妇都找到了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第一个“罗汉寺婴儿”出生了,母子健康。 就这样,总共有108个孩子出生在罗汉寺; 他们被亲切地称作“108罗汉”。 直到2008年8月份,妇幼医院的临时产房正式建成,“禅房变产房”的历史才结束。 抗震救灾结束后,每位妈妈剪下了孩子衣服上的一块白布,做成一件百衲衣,送给了素全法师。 去年八月份,素全法师再次讲起这108个“罗汉娃”的故事,强调:“佛门最大的忌讳,就是见死不救。” 他回忆,当时的寺院给将近3000多号人煮饭,24小时不停;锅炉烧坏了三个。 这其中有太多场景,让素全法师“终生难忘”;他清楚地记得,第十个孩子的母亲送来时,正大出血,危在旦夕; 有人建议“不要收留”,一旦产妇死在了寺院里,寓意十分不好。 但是,看着孩子父亲跪在地上苦苦央求,他的慈悲心肠再一次占了上风。 他下令:“必须无条件地把他们留下。” 惊喜的是,母子平安, 一切辛苦都在新生命的降临那一刻,化为了圆满。 “这108个孩子,带给了我们无限的希望。” 他说。 2018年,电影《一百零八》以罗汉寺为原型开始拍摄,吴京作为影片助演,没有要分文片酬,成为了志愿者。 当年罗汉寺抗灾的时候,吴京正好在现场,投身救援行动,还认了寺院中第三个出生的男孩姜雨辰为义子。 吴京在灵山慈善基金会现场 他与剧组素不相识,是通过素全法师的牵线才联系上的。 拍摄中,他再次回到那个老地方,不禁自言自语:“一切都很熟悉。” 他回忆,当时救灾的时候,刚来没一会儿,就有人生孩子了; 他7天没洗脸没刮胡子,素全师傅劝他“去洗个澡”,他借着给妇女儿童洗澡的地方的细水流,才洗了一次热水澡。 图源:CCTV6 “感谢你们,让我重新回到这个地方,重温了当年的事情。” “我是顺其自然而来的。” 图源:CCTV6 除了吴京的本色出演,电影中的学生、医护人员、受灾群众等群众演员,也是零片酬的当地志愿者; 他们愿意讲述自己的故事。 孔嘉欢导演、吴京和群众演员们 电影为了仿真效果搭建的“地震台”,模拟出天崩地裂的效果,让当地居民以为“地震又来了”,吓一大跳。 电影于5月11日在四川德阳电影院首映,很多地震亲历者流下了眼泪;对那段历史,他们心有余悸。 “伤痛是真实的,传达的希望也是真实的。希望生者继续砥砺前行。” 观众说。 5月15日,这部电影将在全国上映。 2021年5月12日,是汶川大地震的13周年纪念日; 震后的汶川,已经在三年内重建家园,焕然一新; 但站在地震重灾区的中心,还可以捕捉到地震的疤痕——时间静止那一刻的颤抖,剧变,永远定格。 灾难已过一个轮回,守护生命的故事越发隽永,成为一段段美谈,化作时代的缩影。 它们被永久地珍藏了起来,供后人传承。 如今,108个孩子在健康成长,108个家庭也沉浸在幸福之中。 一个寺院,几位僧人,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博爱的胸怀,从黑色的废墟中养育出了茁壮的花朵。 无论你是汶川地震的亲历者,还是在世界遥远一角默默看新闻、祈祷的人, 希望你都能记住: 有爱,就有奇迹。 有你在,就(新宝6开户代理)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