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服饰盘中,这已是自3月25日以来,连续9个交易日涨停。不过,股市飘红的背后是美邦服饰业绩的连年亏损。从曾经的服饰潮牌到现在的无人问津,美邦的发展显然经历了时代的阵痛。在断臂卖股权、关店降成本、尝试电商等措施无果后,美邦能凭借着当下的国潮热再次“不走寻常路”吗?连亏两年就近几日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美邦服饰在4月6日晚回复的关注函中称,近期公司股价涨幅较大,已一定幅度偏离基本面。同时,美邦服饰还透露了2020年将出现亏损的情况。而对于美邦服饰而言,无论多少个涨停,都无法改变其业绩连亏的现状。根据此前业绩预告数据,美邦服饰2020年预计亏损5.8亿-8.2亿元。对于此次亏损,美邦服饰将其归结于疫情因素。不过从其过往业绩来看,业绩亏损低迷一直是美邦服饰的常态。业绩数据显示,2019年,美邦服饰实现营收54.82亿元,同比下降28.59%,净亏损8.26亿元;2015-2018年,美邦服饰净利润分别为-4.32亿元、3616万元、-3.05亿元、4036万元。在业内人士看来,近几年,国内休闲服饰整体呈现低迷状态,美邦服饰同样如此。其通过多年发展,规模不断扩大,在进入衰退(新宝6官方开户代理)期后业绩只会不断下滑甚至亏损。就股价异动亏损等情况,北京商报记者欲对其进行采访,美邦服饰以近期不接受采访为由拒绝。2008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的美邦服饰,在2011年迎来了自己的发展巅峰,财报数据显示,当年美邦服饰营业总收入达99.45亿元,归母净利润高达12.06亿元。截至2012年底,美邦在全国拥有直营店和加盟店共计5220家。但此后,美邦服饰一直都在走下坡路。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美邦服饰近几天的接连涨停,无非是游资趁机炒作,对其业绩发展于事无补。“断臂”求生一直坚称“不走寻常路”的美邦服饰,在业绩承压下终究走上了关店卖资的求生路。据了解,为了止损,美邦服饰多年不断关闭线下门店。相关数据显示,2013-2016年,美邦服饰门店从5200多家缩减至3900多家,减少了1300多家。此前,美邦服饰创始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将针对低效率、低价值的门店进行优化或直接关闭,出于商业角度,我们必(新宝6官方注册)须对门店进行调整”。美邦服饰的关店还在继续。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美邦服饰连续关闭了504家门店,虽新开105家,但却难抵关闭数量。今年2月,美邦服饰关闭了杭州最大的门店。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表示,美邦服饰已经度过成熟期,目前处于衰退阶段,此时不增加投入,业绩萎靡;增加投入,投入产出比降低,销售不增反降。基于此,美邦服饰只能缩小经营规模,尽量降低亏损。除关闭低效门店外,变卖资产同样成为美邦服饰“回血”的策略之一。3月9日,美邦服饰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上海邦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实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 拟出售金额合计4.48亿元。其实,卖资求生对于美邦服饰而言并不新鲜,早在2016年连续亏损之下,美邦服饰便通过股权转让实现扭亏,摆脱被ST命运。多番试水押注国潮关闭低效门店、变卖资产,于美邦而言是最直接的止损方式,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或许美邦服饰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在近两年的发展中,美邦服饰多番涉足不同领域试图打破困境,但发展情况并不乐观。2009年,美邦服饰筹划建立邦购网,2010年试运行。2011年9月,美邦服饰宣布停止进行电子商务业务运营。随后的2015年4月,美邦服饰推出有范App,同时斥资冠名当时现象级综艺《奇葩说》二三季,分别投入1.8亿元和3亿元。然而在2017年8月,美邦服饰宣布有范App下线,至此,美邦服饰关于电商的尝试彻底告一段落。如今,随着众多服装品牌涉足国潮,新国潮成为服装行业短期新风口后,押注国潮也成为美邦服饰最后的砝码。2019年,美特斯邦威以“国潮青年不佯装”为话题,推出一系列工装风服饰。2020年,美特斯邦威推出国粹、中华博物馆系列服装以及衍生系列服饰“中华美邦”主打原创文化潮流。但从销量来看,似乎并不理想。淘宝销量数据显示,美邦服饰国潮相关产品销量最高的付款人数为695人次,大部分付款人数徘徊在二三百之间。值得一提的是,曾被视为美邦服饰涉足国潮领域关键性标志物的美邦服饰博物馆已经被变卖。同时,美邦服饰此前推出的一款“中华有为”卫衣被网友质疑捆绑华为、剽窃的“中国李宁”卫衣。此外,美邦服饰在国潮新领域还面临多品牌竞争,比如、李宁等。据了解,森马服饰2020年业绩虽下滑,但其通过转战线上押注国潮放缓了营收净利的下滑幅度。同样,李宁凭借押注国潮直播带货等在2020年服装整体低迷之际实现正增长。王赤坤表示,美邦服饰此次押注国潮,或是急迫转型下的无奈之举,其结果或许并不太理想。对于美邦而言,自己做国潮并非最好的选择,转而投资相关项目,见效或许更快。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张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