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办公大楼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继百度、小米先后宣布造车后,共享出行一哥滴滴的造车脚步也越来越近。 4月6日,《晚点》消息称,滴滴开始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且目前团队已经开始从车厂挖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滴滴求证该消息的真实性,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虽然关于滴滴造车的消息扑朔迷离,但不可否认的是:一直以来,滴滴围绕“造车”开展了很多准备动作,比如去年11月,滴滴出行发布与比亚迪共同设计开发的全球首款定制网约车D1,这也被业内解读为滴滴的一只脚已经踏进汽车制造产业链中。 巧合的是,4月7日,同样屡有上市消息传出的哈啰出行正式宣布进军两轮电动车制造业,并对外发布三款电动自行车,同时首推与之相匹配的超连网车机系统。上市潮来临前夜,共享出行企业齐齐将目光投向上游制造业,这背后的动因是什么? 互联网观察家尹生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过去几年的发展来看,网约(新宝6平台注册)车壁垒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网约车平台的网络效应在用户端也不够明显,与此同时,生活服务平台出于多样化发展的的动力也都在向出行业务渗透,这些都让网约车市场的竞争比预想的更为激烈。在这种趋势下,滴滴在出行领域继续往深走也是不得不做的一个选择。 如今看来,前有小鹏、蔚来等造车新势力展现出的高估值前景,后有小米、华为等高调入场宣布造车,再加上老对手哈啰的步步紧逼,作为出行领域的主要玩家,滴滴在上市之前加速造车布局也在情理之中,更重要的是:通过造车新故事可以进一步增加公司估值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滴滴的动作不局限于造车,花小猪、滴滴货运、以及社区团购、国际业务等全面开花,疯狂扩容背后的驱动力,是边界拓展、生态构建、也离不开估值。 滴滴的造车新故事 虽然程维曾公开表示滴滴坚决不造车,但是围绕“造车”,滴滴这几年的动作显得较为频繁。 2018年4月,滴滴出行和31家汽车产业链企业发起成立“洪流联盟”,滴滴与包括北汽、比亚迪、宁德时代在内的31家整车企业和零部件公司达成协议,意图打造“汽车全产业链上下游平台”。 彼时,程维计划推广超过1000万辆共享新能源汽车,服务全球20亿用户。两年后(2020年),作为洪流计划的落地产品,定制网约车D1的出现,也开始让大家重新评估滴滴对于汽车制造业的野心。 与造车业务相辅相成的是滴滴的自动驾驶业务。今年1月,滴滴自动驾驶获得新一轮融资,而去年5月,滴滴自动驾驶宣布完成首轮超5亿美元的融资,一个月后(2020年6月)滴滴自动驾驶宣布与北汽合作,双方共同研发高级别自动驾驶定制车型。 “我们预测,到2025年,共享汽车有望在滴滴平台普及超过100万台,新的迭代版本能够搭载滴滴自研的无人驾驶模块。到2030年,希望去掉驾驶舱,能够实现完全意义上的无人驾驶。”程维曾在D1发布会上表示。 对于D1的运营模式,程维曾表示,D1将实现按整车付费到按公里付费的转变,这种类似于“运营商模式和手机的关系”也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滴滴正在从一家共享出行公司向汽车运营商转变。 综合滴滴过往几年的举措不难发现,在转型过程中,深度参与造车是滴滴的必经之路。 据《晚点》透露,此次滴滴进军造车很有可能是在D1基础上对定制网约车的进一步探索,但在模式上会区别于此前推出D1时车企占主导的方式。不过其也分析,滴滴像小米一样成立全资子公司造车的可能性并不大,资金可能跟不上,模式或比小米轻。 IPO前的临门一脚? 继共享出行平台嘀嗒出行在去年10月8日递交招股书后,出行领域一直暗流涌动。 今年以来,滴滴、哈啰相继传出IPO的消息,就在今天,松果出行也被传计划今年赴美上市,但公司未予回应。虽然这些消息均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也一定程度反映出整个行业在上市潮前夜的悸动。 今年1月初,有消息称滴滴有望在今年第三季度在港交所完成上市,目标估值超过600亿美元,随后又有消息传出,滴滴更倾向于选择在纽约进行IPO,估值也从600亿美元变成了至少1000亿美元。但是这些相比于滴滴2018年首传IPO消息有投行给出的高达2200亿美元估值,显得有些不尽人意。 尤其安全门之后,滴滴需要更多的信任重构、更大的想象力去修复高估值,一场扩容行动亦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2020年初,滴滴宣布“0188”计划,程维表示,滴滴要在三年内实现0重大(新宝6开户代理网址)安全事故,每天服务超过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除此之外,滴滴过去一年花小猪、滴滴货运、跑腿以及社区团购、国际业务等全线开花,也被业内解读为滴滴冲刺IPO的系列动作。而如今在D1之后,滴滴进一步深入造车领域,或许也是为上市做最后的准备。 正如尹生所言,无论是对自动驾驶还是电动车的布局,对于滴滴来说,一方面作为一个长远的技术,前两者都是作为出行平台必须要提早布局的领域,而就中短期而言,滴滴自己做软件与硬件结合的定制车将对估值提高有很大的帮助,同时也对未来经营的现金流起到正向影响,这些将驱使滴滴在当下行动以抢占更好的位置。 “共享出行依然是一个很长的跑道,既考验公司的长期技术,也考验公司的短期商业变现能力,在如今网约车市场风起云涌的格局下,只有两方面都均衡的公司才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尹生表示。 眼下,一方面,网约车市场人满为患,除了滴滴之外,包括美团、高德等聚合平台持续发力,也有哈啰网约车、T3出行等企图瓜分蛋糕。在此背景下,向产业链更深处延伸,建立商业壁垒、占据更多话语权和主动权,已然成为不少共享出行公司当下的新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