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任娅斐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高手玩斗地主,就是不管手上烂牌还是好牌,都可以吓唬忽悠,让大家信以为真。 善于此道的许家印近日成就了一个神话,没有卖出一辆汽车的恒大汽车,竟成为中国第一大市值车企。按照4月1日收盘价,恒大汽车每股61.5港元,总市值近5900亿港元,超过比亚迪近900亿港元。 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在其微博直接调侃称“恒大汽车就差汽车了”。 恒大汽车这一轮的暴涨,源于1月24日恒大汽车宣布引入260亿元战略投资,这是新能源汽车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股权融资之一,也是恒大汽车第二次引入战略投资。至今不足三个月,恒大股价已经翻倍。 作为恒大集团掌门人,许家印一直以来都是习惯烧大钱办大事。不管是做恒大地产、恒大足球俱乐部,还是恒大冰泉,许家印已经习惯性的以一种近乎野蛮的姿态闯入一个个陌生领域,并且豪立Flag。 “恒大足球俱乐部的目标就是三到五年内拿亚冠冠军”,“今年100亿、明年200亿、后年300亿”2014年,许家印给当时的恒大冰泉定下死目标,并强调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杀入造车领域后,许家印为恒大汽车定的目标是,“3-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计划三年内实现50万-100万辆的产能建设”。 按照许家印一贯的操盘方式,简单归纳就是,花最多的钱,找最好的人,提供最优质的资源,快速并购,快速拿地,快速卖车。这种方式曾在恒大地产上获得成功,许家印要做的,就是把这种模式复制到造车这件事情上。 看起来,汽车简直是为恒大量身定制的一条赛道:因为需要钱、野心和速度,但这还不足以让它赢。 4月6日, 据《晚点LatePost》报道称,滴滴也正式启动了造车项目,不造车,似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一线公司。 前有特斯拉,后有苹果、百度、华为、小米和滴滴,再加上蔚来、小鹏和理想,这条赛道突然变得拥挤。但是恒大彪悍的打法,能让这辆车比刚进入的科技公司更快驶下PPT嘛? “一味追求规模的恒大已经过去了,对今后的恒大来说,利润的重要性高于规模”。2018年初,在恒大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许家印提出,要改变恒大先大后恒的规模论。 此后在短短半年时间,一个多元产业集团构架就落了地,速度一如当年从立项到面世只用了三个月时间的恒大冰泉。 然而,在接近20年的时间里,恒大一直以规模扩张,产业转型的模式,在其他版块多次实验成功,这种理念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转变。从目前恒大在新能源汽车的铺设来看,许家印一贯延续着房地产式的造车思维:规模扩张、资金为王。 我们来看恒大造车的几个重大时间点。 2018年,许家印豪掷67亿港元收购贾跃亭创办的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Faraday Future(简称FF),而当时FF尚未量产。与贾跃亭决裂后,恒大放弃FF,但未放弃汽车梦。 自2019年开始,恒大一路狂飙。其中,仅在当年6月,广州和沈阳的新能源项目签约仪式上,恒大在5天时间就投资了2800亿元,用于建设南北两大汽车基地。 2020年,恒大更是疯狂开启买买买的节奏,先后斥巨资收购电动公司NEVS、动力电池企业上海卡耐新能源,国能电动车、瑞典超跑公司柯尼塞格、德国汽车动力工程公司hofer、轮毂电机公司荷兰e-Traction及英国Protean等相关企业。 这一场景似曾相识。 早在2006年,恒大第一次谋求上市时,许家印就开始了疯狂扩张的战术:在短短一年多时间,恒大土地储备极速膨胀了7倍,从600万平米一跃到4580万平。 此后,许家印的规模扩张之术,不断出神入化。 2015年,恒大曾先后公布了6笔收购事项,中渝置地、华人置业、信合置业旗下的重庆和成都物业、香港万通大厦、新世界物业,累计金额为611亿元,当时甚至刷新了中国房地产收购最高历史记录。其中仅收购新世界的9个项目,就花费了339亿元。 一个细节是,当年为了完成扩张任务,许家印甚至给集团上下开绿灯:“无论一手项目还是二手项目,不要在付款、价格等一些细节方面犹豫,要迅速拿下优质项目,不要等到形势变化了干瞪眼。要求简政放权,权限要下放到地区公司董事长,董事长要把好关,投资中心快速审批,之后直接上报董事局审批。” 到了2016年,恒大收购的脚步还在加速,并先后收购了人和集团哈尔滨4个项目、廊坊发展以及嘉凯城等项目。 虽然,这种高负债的规模扩张之路,一度受到外界质疑,但也正是得益于高负债,恒大集团才快速超越万科,成为全球第一大房企。 就像并购中小房企,恒大选择的项目大多都处在已开发或者正在开发的状态,这在一定程度上直接缩短了恒大地产的开发周期,加快周转速度。从恒大先后收购FF、电动公司NEVS、动力电池企业上海卡耐新能源、柯尼塞格以及轮毂电机公司等操作来看,恒大这一地产式并购思维,在造车上也再次重现。 一系列布局之下,许家印的造车之路已经十分清楚:砸重金买入核心技术,找最好的人,快速将技术进行整合,然后再快速卖车。 “我宣布,恒驰首期六款车同时发布。”许家印一声令下,恒驰揭开了神秘面纱。 2020年8月3日,恒大汽车以265天的速度,在上海、广州两地一口气发布了6款恒驰汽车,产品覆盖A级到D级各级别车,包括轿车、SUV、MPV三类车型。而对比特斯拉,后者用了17年,才推出了4款车型。 按照恒大的说法,他们通过高举高打短短两年,就完成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从0到1”的全过程(新宝6开户代理网址)。有媒体甚至评论:“连丰田大众这种百年车企,都不敢这么玩。” 今年3月份,恒大公布了旗下9款车型售价区间,价格从20万以下到50万元以上,而这个价格区间,相当于与BBA、特斯拉、蔚来、别克等车型贴身肉搏,恒大几乎以一家之力,挑战了当前整个豪华车市场。如此胆大,怕是连一向任性且狂妄的马斯克都不敢想象。 目标如此之大,许家印到底会如何卖这些还未生产的车?会不会借用卖期房的方式,卖“期车”? “期房”,简单来说就是预售的房子,购房者会先付款给开发商,等房子建好了,购房者再进户。买新房时,很多人会选择期房交易,因为期房比现房便宜10%-20%。一直以来,房地产企业都是采取“高周转”的开发模式,比如拿地3个月就开盘销售,4个月就资金回笼,5(新宝6官方平台登录地址​)个月资金再次投资。在商品房预售制的情况下,房地产商基本上只需投入有限的资金,就能运作一个项目。 2013年,恒大召开集团年度大会,制定了“到2020年实现销售额5500亿、土地储备超过3亿平方米、解决就业超过200万人”的目标。而当时,恒大的销售额只有923亿,距离实现5500亿的销售额目标,无异于天方夜谭。 在此背景下,许家印选择了一条极为冒险的道路。恒大通过大规模举债获得资金,把举债获得的资金,再转化成土地储备,然后再把土地储备快速转化为物业,最后通过高周转将物业回笼为现金。这就是恒大著名的“三高一低”战略,即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低成本。 2017年,恒大集团实现年销售额5010亿,土地储备达到3.12亿平方米,总资产17618亿,解决就业220多万人,提前3年实现了2013年初制定的2020年奋斗目标。 而巧打特价牌的销售策略,更是许家印多年以来的必杀技。 “恒大全国楼盘75折!”今年2月,恒大集团发布公告,全国楼盘75折促销,同时推出秒杀活动,秒杀到恒大房源的买家将在75折基础上再打93折。公告还称,恒大2021年的合约销售目标是7500亿,有息负债目标再降1500亿。 而在一个月前,恒大刚刚发布公告,其2020年实现销售7232.5亿元,同比增长20.3%,而有息负债在短短9个月内,就下降了1578亿元。 去年3月份,恒大实施“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发展战略,核心是大幅降低负债,保证每年平均下降1500亿元。为了完成目标,许家印给出的对策是,疯狂打折卖房。 这距离其上次7折促销,不过5个月时间。去年9月,许家印亲自主持,连夜召开集团营销工作会议。并正式下达了九月、十月的目标:“金九银十”要卖2000亿,单月销售额要冲刺1000亿。 不单打折,恒大还玩出了“买楼送车”的新花样。早在2019年,中国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就表示,恒大在各地借造车项目拿地,是为了覆盖建厂投资带来的亏损。另外他还强调,恒大未来将推出“买楼送车”,以带动地产销售,“这是恒大造车的独有优势”。 至今一辆车没卖出去的恒大,计划2025年实现产销100万辆,2035年实现产销500万辆。 产销500万辆销量,是什么概念?就是把市面上所有能看到的上汽集团旗下所有品牌,包括五菱、大众、别克、雪佛兰、凯迪拉克等,全部换成恒大汽车。作为对比,自主品牌老大吉利汽车成立至今,年销量最高时才不过200万辆。 “动作特别大,在汽车圈引起动静特别大。” 2019年11月,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在广州召开,一位参加了该活动的人感慨道。 这场峰会来自全球共计206家汽车产业龙头企业的CEO及高管1100多人出席峰会,加上媒体等,整个发布会的规模小2千人。会上,恒大一次性与60家汽车零部件巨头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这些企业包括博世、麦格纳、大陆、采埃孚、蒂森克虏伯、捷太格特、巴斯夫等。 有媒体报道是这样形容: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影响之广,堪称世界汽车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史诗级“聚会”。 许家印出席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 确认多元化战略后,2019年下半年开始,许家印开始发力新能源汽车,那场发布会仅仅是发力的表现之一。 从地产到多元化,许家印做事一直有这几个显著特点。 一是发展速度迅猛,从一家区域开发商迅速扩展为全国性的大型地产开发商;二是地产开发重点在三、四线城市,在全国大量囤积土地,以开发精品房产项目著称;三是多元化扩张十分迅猛,继造车之后,恒大集团旗下子公司和相关业务,已高调宣布进入酒店管理、文化产业、足球等多个领域。 如2007年之后,恒大进入文化产业,先后成立了恒大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恒大影视发行有限公司、恒大院线管理有限公司、恒大文化经济有限公司、恒大音乐有限公司、恒大动漫产业有限公司。 激进,一直是恒大的底层性格,不论是在房地产领域、恒大足球,还是如今的新能源汽车,许家印一直没变。 许家印的大手笔,除了敢砸钱买技术,对引进人才的激进,也是一脉相承。恒大组建足球团队时,许家印花了1.5亿请来了世界杯冠军主教练担任国足主帅。 在造车这一重要事项上,许家印也丝毫不吝啬。从研发中心的布局来看,恒驰目前在全球拥有11大专业研究院,3200多名科研人员,几乎覆盖了整个新能源汽车研发领域。 其中包括锂电池之父小泽和典、原韩国SK集团电池研究院院长李浚秀、原美国福特汽车高级技术专家徐性怡、美国通用汽车安全专家伍战平等不少于20位豪华科研天团。 而在2019年11月,许家印还曾在恒大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上说,“我们造车要技术没技术,要经验没经验,可以说是一穷二白。” 如今的恒大,要人有人,要技术有技术,但恒大的房地产造车模式,到底能否走通?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曾在离职后,在朋友圈发文称,恒大的“房地产造车”模式与汽车产业发展规律多有碰撞之处,若不彻底改变行为方式、造车理念,则很难成功。 “它的问题就是跨界组合,磨合过程长,短时间无法以汽车产业为核心进行思考”,业内曾一针见血地指出。 在所有的牌局中,胜负关键往往不在乎你手上有什么牌,而是对手相信你手上有什么牌。 作为斗地主高手的许家印,当然明白只要还有观众在看他的戏,恒大就有希望撑过眼前的困难,等待史无前例的资本海啸,把它送上另一个台阶。至于下半年能否量产恒驰电动车,那是长期目标,更不用说年产百万辆的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