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注册-本地时间10月1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次集会就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有关不容忍问题举行一样平常性辩论。联合国人权事务初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先容了有关种族主义的最新情况。

2020年对美国黑人来说无疑是恶运连连的一年。这一年,美国黑人面临的是新冠肺炎和种族歧视的两重摧残。

2020年3月,美国肯塔基州的三名警察开枪射杀了一位怀孕的黑人女子布雷娜·泰勒。

2020年5月,美国黑人须眉乔治·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法律,窒息灭亡,新冠检测呈阳性。

2020年8月,美国黑人须眉雅各布·布莱克被白人警员在后背连射七枪,重伤瘫痪。

弗洛伊德垂死喊出的“我不能呼吸”刺痛了无数人的心,也道出了美国少数族裔长久以来压抑在心里的呼喊,更扯下了美国在全世界标榜“民主和人权”的虚伪面具。

自本年5月起,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怒火在美国乃至环球蔓延。从纽约到伦敦,从巴黎到日内瓦,从华沙到肯尼亚,人们纷纭走上街头,用各类形式表达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执法的愤怒。

种族矛盾的不断进级,使美国社会陷入杂沓的局面。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30日在交际媒体上发文警告称:“如果示威者打破白宫外的围栏,迎接他们的将是最凶恶的狗和最狠的武器。”

如此使人心寒的回应加剧了美国民众的愤怒,也让人不禁要问:岂非这就是美国标榜的“人权”?

“如果美国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黑人的决心,那末,这对美国来说,将是致命伤。”1963年8月28日,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首脑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特区林肯记念堂门前发表了著名演讲《我有一个胡想》,这个演讲所表达的,既是美国黑人对将来的梦想,也是对美国执政者的警告。半个多世纪曩昔了,弗洛伊德们的胡想不但远未实现,如今连自由呼吸都成为奢望。如许的国家,又何谈巨大?何谈胡想?!

新宝6注册,新宝6登录,新宝6开户,无极4注册,无极4登录,无极4开户,恩佐注册,恩佐登录,恩佐开户,无极5注册,无极5登录,无极5开户,新宝5注册,新宝5登录,新宝5开户,高德注册,高德登录,高德开户,百事注册,百事登录,百事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