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世界上一切都是假的,空的,唯有母爱才是真的,永恒的,不灭的。可为什么有的母亲却那么自私,为了害怕财产流失,不惜背叛家庭,亲情尽失,甚至被儿子告上法庭。 “我恨她,就是她害死了我爸,今天我把她告到这里来,就是让她偿还我爸留给我的遗产20万元,她必须还给我,那是我爸留给我读书的钱”。 这是一位儿子在法庭上对母亲发狠说的话,母子二人有什么怨和恨能闹到如此地步呢? 这位儿子,叫刘建宇,今年20岁,正在读大学,母亲叫胡爱梅,丈夫已去世,都说母爱伟大,养儿应该感恩,可儿子因为20万元把母亲告上了法庭。 面对儿子对她的控诉,母亲生气儿子的不懂事,她否认没见过丈夫的20万,并且声明:你爸死了那是自杀,干嘛非得把这笔账算在你妈我头上。 胡爱梅表示,自己一个月挣2500块钱的工资,已经无力承担孩子的学费,她希望儿子打工挣钱,继续上大学,面对儿子的指责,她也生气对儿子道:家里供不起你,你爱上上不爱上拉倒,别在这法庭上编故事。 母亲认为儿子在无中生有,可儿子却竭力要回父亲留给他的20万,法庭是庄严的地方,谁敢在这里编故事呢? 看母亲一口否认,刘建宇无法容忍母亲的态度,他直言,如果自己不把钱拿回来,他就更对不起已经去世的父亲。他愤怒指责母亲:妈,这么多年,演戏的人一直是你,你还没演够吗,你就别演了。他希望母亲能把钱赶紧还给他,从此以后不再打扰她的生活。 儿子的话让母亲难过,她认为丈夫去世后,连儿子也开始恨她。她态度坚决地说:我告诉你刘建宇,你妈我没钱。你跟我打官司也没用。 看这对母子在法庭上你来我往地争吵,让人不可思议,是儿子无理取闹还是母亲在刻意隐瞒? 而刘建宇看母亲没有一丝妥协的口气,他实在忍无可忍地当庭宣读父亲留给他的遗书: 建宇,爸走了,我存了20万块钱留给你上学用,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我的银行卡被你妈翻走了,不过我没有让她知道密码,我把密码告诉了你李伯伯,等我死了你把这笔钱要回来,那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了。以后你要好好生活,不要怨恨我。(新宝6平台开户代理地址) 而胡爱梅听到儿子还有丈夫的遗书,当时就表情凝重,可听完遗书内容,她立马反驳: 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哪里拿过刘军的什么钱了,他都三年多没往家里交过一分钱,至于什么银行卡我连见都没见过,这份遗书别是你自己造的吧。 而刘建宇坚决地说,他相信父亲的为人,并且不会骗他,银行卡就在妈妈手上。 当胡爱梅看到遗书时,她承认字看着像丈夫的笔迹,但有些不确定。她说自己确实没拿过刘军的银行卡。 仅仅凭一份遗书不能认定母亲在欺骗儿子,当法官问刘建宇还有什么能证明妈妈手里有父亲留下来的遗产时,刘建宇又提交了一份李立宏伯伯的证词。 原来,在刘建宇父亲去世前,他给儿子的20万教育经费存在一张农行卡里,而这张卡被妻子胡爱梅强行拿走,刘军生前告诉了好友李立宏银行卡密码,并叮嘱他死后帮助刘建宇从胡爱梅手里拿回这笔教育经费。 听到遗书和李立宏的证词,胡爱梅的态度马上来了180度的大转变,她赶紧为自己辩护: 刘军三年多没给过我一分钱,他死了就这么一张银行卡,这是他唯一的遗产,我是他老婆就应该由我分配,建宇还小,不懂得怎么花钱,这笔钱交给他,我能放心吗? 人贵在诚实,丈夫去世有遗产不给妻子而是留给儿子,这说明了什么,他们夫妻感情看来早已形同陌路。儿子心有不满才对母亲失望,而母亲却百般抵赖。 刘建宇让母亲把这20万还给自己,可母亲却和他打起了感情牌,认为儿子小小年纪还在上大学,用不了这么多钱,她要以监护人的身份保管这笔钱天经地义。 面对母亲的强词夺理,刘建宇有些情绪失控,他几乎是在央求母亲:妈,我已经20岁了,我已经长大了,这笔钱我爸明确说了,是留给我上学用的,你凭什么扣在手里不放? 胡爱梅也毫不松口,建宇,难道这20万块钱,比你妈还重要,你为了挣这点钱要跟妈撕破脸。 忍无可忍的刘建宇终于含泪说出了父亲自杀的经过: 他说,我妈常年挑唆我跟我爸的关系,在我面前说我爸坏话,导致我们父子关系越来越僵,后来我才知道全是她编的。 我爸原先是当兵的,转业后就在外地工作,从我记事开始他就很少回家,我是在我爸和我妈的吵闹声中长大的,每次回家他们都要吵架,我这个妈,脾气比较暴,我爸起初还跟她吵,后来干脆回家就越来越少了,我就问我妈,“我爸为什么总是不回家”? 我妈对我说,你爸太过分了,在外面养了别的女人,你爸太不是人了,在外面花钱眼皮都不眨,在家里却没交过一分钱。她还告诉我“长大以后,千万不能像你爸一样”。 正是母亲对他从小的灌输,让刘建宇认定了父亲在外面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家,并且父亲不喜欢妈妈,也不怎么喜欢他,就去跟(新宝6官方登录)踪父亲。 正是这次跟踪,让他发现,父亲不知从哪儿找了一辆摩托车拉着一个很时髦的女人,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并且在当天晚上他没有回家住,更让他恨透了父亲。 转天他就对父亲进行了审判,他逼问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母子二人时。他的母亲带着所有的亲戚朋友闯到家里来,让他父亲无地自容。第二天他去给父亲送早饭时,发现父亲已经服药自杀身亡了。 面对儿子诉说往事,胡爱梅有些恼羞成怒:他活该,是他自己不想活了,你爸寻死那是他羞愧难当,他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我。 刘建宇痛苦地说:妈,我爸他人都死了,你还这么说他。 胡爱梅不屑道:是你说的要审判你爸,没有听众哪来的审判? 母亲的话听在刘建宇的心里像一把刀子,他知道自己被母亲利用了,看母亲还强硬地狡辩,他无奈拿出了父亲留给他的几本日记,向大家揭开了真相。 原来,建宇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得了肝病,并且病情不断加重,为了不拖累他们母子俩,就去外地打工,一边存钱一边治病,可这些并不被妻子理解,反而认为他是累赘,于是她就在儿子面前编造谎言,说他在外面有了女人,事实是胡爱梅在外面有了男人。 因为儿子从小跟着妻子长大,所以他不想破坏儿子心中好母亲的形象,他认为自己有病对不起他们母子俩,对于妻子的背叛他一再忍耐。 因为身体不好,他回家休息,可妻子又不体谅,还逼着他去赚钱,他就去买了一辆二手的摩托车拉客,那天儿子建宇看见他载的那个女人,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第三者,而是他在送客人。 建宇说,这些我妈也都清楚,我爸是因为没有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我妈,我妈怀恨在心,才找来那么多亲戚朋友对我爸进行审判,我当时是被我妈利用了,我爸不堪忍受这些,所以服药自杀身亡了。 听了建宇的话,让大家都沉默了,胡爱梅也说出了和丈夫当年结婚实属母亲包办,当时刘军一身的病,为了刘建宇她才苦挨着没有离婚。她根本看不上刘军,嫌他一没本事二没路子三没有学历,就是个窝囊废。并声称“我这辈子跟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作为一个母亲,当着儿子的面这么贬低丈夫,让人特别厌恶。她有自己苦处,但这样说自己的丈夫太薄情寡义了。 她对儿子说:现在他死了,一分钱也不给我,他也太缺德了,我这是拿回我自己应得的,你还小,也花不了这么多钱,要不这样,你上学花多少钱我给你掏,你把银行密码告诉我,我保证让你读完大学。 听到她的话,对丈夫既无情又绝情,更对儿子有特别强的控制欲。对儿子读大学一事在和儿子讨价还价,确实有些让人想不通。可见生活中的胡爱梅特别霸道,而这从他对丈夫的怨恨里更见强势。 “他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我的,我把一个女人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他,他却没有给我幸福,他对不起我”。 面对母亲的强硬和蛮横,刘建宇说:妈,你说我爸对不起你,可你又对得起他吗?你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我爸不但没有说,还处处维护你。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说他在外面有第三者,你为什么这样做? 你爸这么多年在外边,他能没有第三者吗?难道我为了他还要做活寡妇吗? 母子二人的争吵让人心寒,更让人看到了人性,都说母爱无边,爱孩子没有错,可日子过不下去可以离婚,在孩子面前抵毁丈夫还不承认拿走20万,并且无中生有怀疑丈夫有第三者,这种以小人之心的行为特别可恶,她已经失去了一个母亲应得的尊重。 法律是公正的,这对母告子案件,最后宣判,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将共同所有的财产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所以他们母子二人一人一半即各10万元。 看后叹息,都说父母与子女是彼此赠予的最佳礼物,可他们这对母子却为了区区20万对簿公堂,在金钱与亲情面前,彻底撕破脸把家丑向外扬,难不成以后要老死不相往来吗? 胡爱梅的婚姻是不幸的,虽然当初是在母亲干涉下结的婚,和丈夫没有感情,既然没有勇气反对那就面对现实,生了儿子就要好好过日子,而她一方面和丈夫吵闹,一方面却嫌弃丈夫没本事,甚至骂丈夫窝囊废,这种出口伤人的话没有一点素质。 看似她为了儿子受尽了委屈,牺牲很大,其实不如说她的懦弱害了自己。 婚姻不幸福, 完全在自己,而胡爱梅却把对母亲的怨恨完全撒在丈夫身上,在儿子面前随意谩骂和诋毁丈夫的清白,激起儿子对父亲的恨。她辜负了丈夫对她的包容和体谅,利用儿子对父亲的误解害丈夫自杀身亡,还没有一点悔过之意。 虽然儿子从小跟着她生活,可血缘亲情掩盖不了他爱自己的父亲,一笔20万,让母子亲情就此搁浅。法庭上,看似胡爱梅在儿子面前表现强势,其实她是个可悲又可怜的女人,没有夫妻之爱,又面临失去儿子,为了一点私利,又被儿子告上法庭。 在爱情和亲情面前,她都是一个失败者,在婚姻里,她不是一个好妻子,因为她背叛了丈夫,在儿子面前,她的欺骗和谎言被儿子拆穿后的歇斯底里让人无法同情。处处想操纵儿子的行为让人不敢相信她有几分真诚。都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长远,可她表面是为儿子好,却时时想操控儿子的独立,作为一个母亲,实在有失善良和慈爱。 而儿子也不应该因为此怨恨母亲,母虽有过,但父亲也有过错,两人没有爱缺乏沟通才导致婚姻破裂,而他把母亲告上法庭也有不妥,母子之争,争取到了钱财,却失去了亲情,要知道养育之恩不能忘,真的得不偿失。 希望他们母子二人能放下怨恨,反思自己的行为,重拾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