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邓新华,资深财经媒体人 拜登3月31日公布了规模达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计划很宏伟,但钱从哪里来? 再印钱?去年美联储实在印了太多,今年不敢(新宝6平台开户代理)放手印了。拜登的想法是对企业加税。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将企业税率从35%大幅下调至21%,现在拜登计划将企业所得税率从21%上调至28%,将美国公司海外利润最低税率从目前的10.5%提高至21%。 美国经济还没从疫情冲击下全面复苏,拜登就搞这么疯狂作死的加税计划,企业家又不是傻子,难道不会跑么?美国总不能关上国门吧?再说拜登也没关国门的权力啊。 这种情况下,拜登和他的财政部长耶伦老太太,想了个“好主意”,想拉全球一起作死。 最近一段时间,耶老太在寻求和20国集团(G20)各成员国合作,努力制定“全球最低税率”,以结束各国“逐底竞争”。 “全球最低税率”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其他国家不要趁机减税吸引美国企业,最好一起提高税率,好让美国企业无处可去,只能接受拜登薅羊毛。 美国人去年闹闹哄哄大半年,选出这么一个总统,还配了这么一个财长,也是绝了。 灯塔几乎快变成索伦的魔眼。 如果美国建国先贤们地下有知,不知会不会被拜登和耶伦气得再死一次。 1 全球不会陪拜登一起作死 耶伦说:“我们可以共同使用全球最低税率,以确保对跨国公司征税的环境更加公平,从而促进全球经济繁荣。”“重要的是与其他国家合作以结束税收竞争和企业税基侵蚀的压力。” 话说得很好听,但道理全错。 经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拉弗曲线”,据说是当年经济学家拉弗在一张餐纸上画给里根总统看的。这个曲线是说,如果税率提高,税基就会减少,所以提高税率到一定程度,反倒会使得税收总收入下降。 这很容易理解。假设一个区域税率5%,但经济繁荣,缴税的基数1000亿(新宝6开户代理)元,另一个区域税率20%,但经济不振,缴税的基数只有100亿元,很显然,前者虽然税率更低,但税收总收入反倒比后者多出30亿元。 政客提高税率,企业家可以搬走;如果无法搬走,企业家大不了不干了,或者停止扩张,如此,政客找谁收税去?相反,低税率下,企业快速发展,税基快速扩大,既有利于企业,也有利于政府财政。 简单说,你要想割韭菜最大化,总得让韭菜有条件生长,对吧?道理很简单,但各国政府往往很难做到。因为,庞大的政府开支,减少哪一块开支都会得罪很多利益团体,只能一直因循苟且。 耶伦说“全球最低税率”可以“促进全球经济繁荣”,且不说别人是否会听她的,就算她真的搞成了“全球最低税率”,那也只会带来全球经济萧条,而不是什么全球经济繁荣。 拜登、耶伦这种联合割韭菜的套路,已经很老了。 例如,英国还在欧盟的时候,因为降低了税率,老被法国、德国指责制造“税收洼地”,吸引走了法国、德国的企业。 去年英国脱欧后,用新的关税机制以取代欧盟的外部关税制度,降低对数以百亿美元计的供应链进口产品的关税,总算可以出口气了。 又例如,爱尔兰主动给跨国公司降税,但欧盟非要裁决,苹果公司必须给爱尔兰补交130亿欧元税款。 欧盟担心,爱尔兰不割韭菜,会使得企业都跑去爱尔兰,其他欧盟国家怎么办?爱尔兰也很倔,坚决不要这130亿欧元。 又例如,有一段时间,各国政要指责巴拿马成“避税天堂”,要联合搞它。结果有心人一查,许多政要的家人,就把公司注册在巴拿马。 现在拜登、耶伦想搞全球联合割韭菜,对于欧洲日本来说,税率本已很高,经济本就不振,大概是无力跟随的,而新兴经济体大概是无心跟随的。 近年来各国普遍都在降低企业税率,以吸引资本不外流。所以,拜登、耶伦所谓的“全球最低税率”,恐怕最终只能流于口头作业。 如果拜登政府执意独自加税,那无疑是给其他国家制造超越美国的绝好机会。当然,其他国家能否把握住这个机会,也很难说。我希望中国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大力降税。 2 竞争是最好的降税 拜登、耶伦想加税,但顾忌其他国家搞低税竞争,这反过来看,可知竞争对于降税来说,至关重要。 中国改革开放前期,政府也有重重包袱。庞大的吃皇粮的队伍,无数的低效国企,哪一块都要输血。可以说,这是世界级的难题。很多西方学者并不看好中国能解决这些问题。 后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呢?其实很简单,让地方自己去解决。 地方逼得没有办法,只有控制吃皇粮的人数,加快国企改革,该关就关,该卖就卖,以停止无止境的输血;同时用税收优惠吸引投资,扩大税源税基。 为了保护税基,地方主动简政,减少行政部门对企业的骚扰。地方还释放闲置土地,让企业有地发展,进城的人有地建房。 实践中的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效果非常不错,中国经济实现了令人瞩目的长期高增速。 可以说,地方招商竞争是最好的降税。因为,只要企业能够自由流动,你这个地方不降税,企业就跑其他地方去,你空有高税率有什么用?能收到税吗? 招商竞争,比什么呼吁都更管用。如果只有呼吁,地方总能找出一堆理由,这开支不能少,那开支很重要,少收税?少不了!但,只要一竞争,地方自然就学会了给企业税收优惠。 前两年崔永元、冯小刚之争,人们突然发现,像霍尔果斯、无锡这些地方,居然给影视企业、工作室提供了这么多税收优惠。一个行业如此,其他行业可以推知。 降税的不只是地方,中央也推出了很多减税措施。总体上看,中国名义税率高,但如果考虑进各种税收优惠,中国的实际税率也不算惊人。 当然,企业、个人的负担仍然是很重的,亟需更多减税降负。 现在中美之间的竞争,最重要的就是自己不能做错事。 美国早年以自由经济吸引全球资本、人才,才有强大的美利坚合众国。 现在拜登的政策走向和美国的立国精神截然相反。他不但不降低税率、减少干预来吸引全球资本、人才,反倒希望别国帮助他围堵企业,这真是错到天际了。 大基建能振兴美国经济吗?美国基建确实需要更新,但拜登的大基建计划,其实主要还是撒钱讨好选民,对基建帮助不大。 而且,搞基建也应该削减其他开支来搞,最好是减税让市场来搞。拜登加税搞基建,结局必是一地鸡毛。 按照当前的中美关系,以及中国的经济实际环境,中国很显然不可能参加拜登的“全球最低税率”计划。 但除了不参加这个计划之外,此时还应该继续完善减税机制,制造全球“税收洼地”,吸引全球资本、人才。“税收洼地”光荣!全国越多“税收洼地”越好。 拜登做错,中国就要做对,趁机在经济实力上超越美国,让白左们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