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一个县委书记受贿的案件在朋友圈热传。 这名落马贪官叫王铁良,曾任新密市委书记等职,后任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020年11月,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就该案提起公诉。澎湃新闻梳理起诉书发现,王铁良被指控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约4139万元。 一个县委书记,受贿4000多万元,不算少,但绝对也不算多。 2021年3月27日,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二集《依法重击》播出。 片中讲述了涉黑资产超百亿,以权力为杠杆撬动家族企业大肆攫取“黑财”的辽宁大连徐长元涉黑案。 徐长元,大连金州新区管委会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曾任辽宁省庄河市市长,瓦房店市市长、市委书记,金州区委书记。昔日正厅级干部竟是“黑老大”,被查封房产2714套,总面积达43.3万平方米。 说来,王铁良案件与“开胸验肺”事件有关。 张海超在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打工,先后从事过杂工、破碎、开压力机等工作,直到2007年10月他因病辞职。2007年10月,张海超感觉咳嗽、胸闷,此后经多家医院检查,诊断其患有尘肺病。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拒绝为其出具工作证明以供鉴定职业病。张海超多次上访,才被特批到职防所进行鉴定。2009年5月25日,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诊断结果为“无尘肺0+期合并肺结核”。无奈之下,张海超毅然“开胸验肺”。随后卫生部督导组介入此事。张海超被确诊尘肺三期。他的6名尘肺病工友也得到了赔偿。 这个老事件被洛阳铲翻出来,因为张海超“开胸验肺”被媒体曝光后,事发所在地河南新密市迅速做出了反应。 时任新密市委书记王铁良在会上要求,各部门在最短时间内给当事人张海超一个满意的答复。 市委书记王铁良带着摄影记者进入张家慰问,见到张海超的第一句话就是,“海超,哥来晚了!”然后抱起张海超的女儿,左脸蛋亲过亲右脸。 这声哥,一下子拉近了书记和张海超的距离。不知道张海超当时是什么感觉,但看到这里,我相信大多数人也会被感动。 但根据检方指控,2002年至2015年,王铁良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他人财物价值总额超4100万元。 这四千多万的不义之财中有四十万非常特殊,那就是那个让张海超患上矽肺病,一开始又拒不承认的当事企业,事后送给王铁良的贿赂款。 起诉书披露,2009年,王铁良利用其担任新密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郑州某公司在“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被媒体曝光后避免停产整顿提供帮助。2009年7月、2010年春节前,王铁良在其父亲家中先后2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侯某某给予的现金人民币共计40万元。 王铁良一边对张海超自称是哥,一边又心安理得接受涉事企业的贿赂。这要多强的心理素质,才能做出如此截然不同的事。 据2013年8月12日齐鲁晚报对张海超的采访:当年我闹得最凶,所以我得到的赔偿最高(120万元),有的工友才拿到十多万。 问题来了:为什么企业宁愿送给县委书记40万元,也不愿意赔给受伤农民工10万元? 说来,还是县委书记有权,县(新宝6开户代理)委书记收了钱,就能防止受伤民工闹事,搞定了县委书记,就等于企业买了个保护伞,这笔帐值得! 回到大连徐长远案。 刘某某是长波物流的货车司机。因为欠了公司七万元左右的车辆承包费,他被强行关押在庄河某宾馆。家人勉强凑出一万元,可对方并不满意,“你也还不上钱了,给老板一个诚意,不行就剁手指头吧。”濒临崩溃的刘某某别无选择,只好同意。 手起刀落,刘(新宝6注册网址)某某左手小指前端被生生斩断。回家没几天,却等来了令人绝望的消息:“老板说了,车你还接着开,欠公司的钱免一万,剩下的干活继续还。” 刘某某忍气吞声,家人欲哭无泪:“徐家老大是瓦房店市长,他们家势力太大,谁敢报警?” 一个县长,竟然在一个县让老百姓不敢报警,真是灭门知县啊!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原院长张明鹏在看守所向记者回忆,当时徐长元是瓦房店市委书记,提前打招呼说有个庄河的案件要交过来,张明鹏心领神会。徐长元此后多次过问案情,并明确交代“快审快办,不要节外生枝”。 说的好好的领导干部不准干预司法呢? 在这个意义上,我一直认为所谓的干预司法应该重点不在于一般人员,而在于大脑壳。因为他们的能量太大了,甚至可能在一定区域内一手遮天。 2021年4月6日星期二